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优秀女教师的屈辱生活
优秀女教师的屈辱生活

.
刘杏芳是某中学语文老师,已到不惑之年。她不仅是一个班的班主任,还带几个班的语文课,任务繁重。


刘老师讲课热情洋溢,出口成章,博得师生一致好评。


她教班级的成绩在全区名列前茅,几届学生还先后获得过全国作文比赛大奖。


由于刘老师工作出色,很早就被评为高级老师。至于后来获得全市「三八红旗手」,市教育系统「劳动模范」
等光荣称号,更是因她众多感人事迹。


还是回到从前,先从她大学毕业说起吧。


从师范毕业的刘杏芳风华正茂,对教育事业充满热情,只要想到讲台下一张张纯真的脸,她就会干劲十足,甚
至对谈情说爱也提不起兴趣。


老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儿的婚事让父母很着急。


他们四处托人,为刘杏芳提亲。


很快,一个名叫孟庆奎的小伙子被介绍给了刘杏芳。


孟庆奎出身工人家庭,父亲退休后,他接班,为人本分,刘杏芳父母很喜欢。


刘杏芳和孟庆奎交往一段时间后,也觉得这个小伙人憨厚朴实。


半年后,他们结婚了,不久,一个小男孩降生了。


过了几年,孟庆奎被提拔为车间副主任,刘杏芳也被提拔为语文教研组组长。


夫妻俩人虽然缺乏很多共同语言,但彼此相互信任,夫妻感情还算平稳。


当了教研组组长之后,刘杏芳不仅对自己要求严格,对教研组其他老师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其中有一个叫张伟的男老师喜欢创作一些文学作品,写小说或诗歌,对教学工作不能做到专心。


刘老师就经常找他谈话,帮他正确处理工作和个人兴趣之间的关系。


孟庆奎几次来学校,都恰好看见妻子和张伟在办公室聊天,这让他非常不舒服。


特别是看到张老师一表人才,谈吐温文尔雅,更让他心中有些嫉妒。


张伟对刘老师一直非常欣赏,只要刘老师有时间,他总是主动交流。


两个人聊得非常投机,常常忘了放学时间。刘杏芳回家后,孟庆奎反复盘问,刘老师耐心做解释工作,孟庆奎
渐渐打消顾虑,但对妻子和张伟之间的交往开始留意。


张伟对此一无所知,为了向刘老师请教业务问题,他甚至会登门拜访,这让孟庆奎非常不快。


刘杏芳总是非常热情接待张伟,并委婉地以家里条件不好、孩子哭闹等原因,希望张伟最好在学校跟她交流。


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学校,孟庆奎都觉得老婆和张伟交往很危险。


他终于找到刘杏芳,提出不要再和张伟交往密切,如果她不说,孟庆奎就要和张伟面谈。


丈夫的言行让刘杏芳非常担心,她倒不是因为自己与张伟之间有什么把柄被抓住,关键是如果丈夫找张伟面谈,
肯定会让张伟很冤枉,甚至被羞辱,自己这个教研组组长也会颜面尽失。


看到孟庆奎激动得语无伦次,满脸通红,刘杏芳渐渐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同意了丈夫的要求。


刘杏芳于是安排一位教研组副组长来辅导张伟。


虽然刘老师不再专门辅导张伟,但张伟对刘老师仍然非常尊敬,见面热情打招呼,问寒问暖,而且刘老师只要
有时间,也会在学校给他一些专业指点。


在几次教育局组织的公开课上,张伟表现优秀,刘杏芳非常欣慰。


孟庆奎的工厂严重亏损,终于倒闭。


他因为文化水平不高,年龄偏大,再加上原来当个车间主任,也算个芝麻官,所以他去社会上找工作,总是高
不成、低不就,最终失业在家。


全家三口人的经济来源,完全依靠刘老师。


刘老师很要强,她鼓励丈夫补习文化,争取拿个职业技能证书。


为了贴补家用,她在繁重的教学之余,利用业余之间去夜校兼职,几个月下来,早已经累得身形憔悴。


孟庆奎呆在家里开始酗酒,脾气越来越大。


他不光打骂儿子,还对妻子经常冷嘲热讽。


特别在夫妻性生活上,孟庆奎更表现得比当车间主任还要旺盛。


只要他想过夫妻生活,不管刘老师在辅导儿子功课,还是在做饭,他总找个理由把妻子拉进卧室,把门从里面
反锁。


一开始,刘杏芳还没什么怨言,她理解丈夫失落心情。


但久而久之,刘杏芳察觉出丈夫不仅没有找工作的任何打算,而且只要自己在性生活上表现出一些不乐意,孟
庆奎总是拿张伟说三道四,这很让刘杏芳感到愤怒甚至屈辱。


她隐约感觉到丈夫其实对张伟耿耿于怀。随着夫妻矛盾的慢慢积累,刘杏芳在性生活中,越来越感觉不到女人
的快乐和幸福,相反,她发现自己只是在履行妻子职责。


一想到婚姻,刘杏芳就莫名惆怅和伤感。


在无数个不眠之夜,她总是回想从前的日子:年轻时不懂爱情,把全部精力投入教学,对婚姻更是一无所知。


随着年龄增长,她对爱情、婚姻有了更多领悟。


特别在工作中,接触到很多出色异性时,她心中总是莫名冲动。但往往这个时候,某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总是在
大脑中一晃而过。


她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婚姻,特别是随着儿子的出生。


冬天的一个夜晚,刘老师从夜校兼职下课回来,到家已是十一点多了。


饥饿寒冷、疲惫不堪的刘老师刚进家门,就看见儿子头朝下,趴在沙发上睡着了,旁边是一碗没有吃完的方便
面。


孟庆奎正看着电视言情剧,就着花生米喝酒。


孟庆奎对于妻子的到来非常兴奋,他醉醺醺地扑了过来,想把刘杏芳拽进卧室。


刘杏芳瞪了孟庆奎一眼,赶忙把儿子抱进小房间,盖好被子。


孟庆奎再次拽着刘杏芳的手,进入卧室,刘杏芳忍不住了,气愤地喊道:孟庆奎,你哪像个男人,简直就是畜
牲。


刘老师愤怒的喊声分外刺耳,儿子的房间传出哇哇哭声。


孟庆奎满脸通红,喷着酒气喊道:刘老师,你是知识分子,我是人渣,开始嫌弃我了,有本事你别嫁给我呀,
我明天就去找你们校长,告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老九。


学校,学校,学校。只要孟庆奎说起去学校,刘老师就浑身发冷。


学校是她生命的支撑,也是她最软弱的地方。刘杏芳含泪跑进儿子房间,孟庆奎进了卧室,房门被重重关上,
很快里面就鼾声如雷。


黎明到来之后,刘杏芳开始说服自己,只要丈夫上班,一切都会改变,他现在只是心情不好。


刘杏芳在照顾丈夫和儿子生活之余,时刻关注一些求职信息,希望能帮孟庆奎找到一份工作。


而孟庆奎也有时候向刘杏芳要一些钱,说去外面找工作,但一去就是一整天,晚上手里拎着几瓶酒,醉醺醺回
家。


放暑假了。


学校安排先进教师去大连旅游。


当孟庆奎听刘杏芳无意说出先进老师名单里还有张伟时,脸上露出明显不快,嘴巴嚅动了几下。


在海边,刘杏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和快乐。


在旅游途中,张伟对刘老师关怀备至,经常买一些水果送到房间。


刘杏芳知道人多嘴杂,为避免误会,她总是叫上同房间的王红老师一起接待。


旅游回来,刘杏芳依然沉浸在快乐之中,她就是看到孟庆奎时,表现也与以前大不相同。


久别胜新婚,刘杏芳对孟庆奎性生活的要求不但没有厌恶,反而表现了一些主动。


这却让孟庆奎非常多疑。孟庆奎去小卖部买酒时,恰巧碰到王红老师。


孟庆奎千万百计地把话题引向张伟。


王红不知其中隐情,滔滔不绝地讲了在旅游途中,张伟如何对刘老师非常尊敬,关怀备至。


孟庆奎妒火中烧,认为老婆与张伟藕断丝连,偷偷在搞地下情,难怪她从海边回来,竟然那么兴奋。


王红看孟庆奎沉默不语,脸色铁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深夜,孟庆奎和刘杏芳过性生活时,竟然提到了张伟,并肆无忌惮地说刘杏芳是不是在海边和张伟在一起很愉
快。


刘杏芳无比惊愕地看着丈夫,一时无语。


孟庆奎得意地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并开始动手动脚,要检查刘杏芳身体的一些部位。


刘杏芳瞬间眼泪夺眶而出,她狠狠给了孟庆奎一个耳光,大喊道:姓孟的,你混蛋!孟庆奎心想如果老婆与那
个张伟没什么问题,她干嘛如此激动,为了护那个小白脸还打自己。


孟庆奎一把抓住刘杏芳的头发,恶狠狠说道:你这个贱人,真他妈不要脸。


要是哪天我抓住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还他妈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最不要脸!孟庆奎突然
一松手,脚猛地一踹,刘杏芳从床上滚了下来,脑袋重重撞在地上。她眼前一阵剧烈晕眩,鼻孔里慢慢流出鲜血。


刘杏芳用胳膊支撑地面,想要爬起来,可是她浑身剧烈疼痛,只能趴在地上喘息。孟庆奎把卧室灯关掉,很快
就呼呼大睡了。刘杏芳在地板上躺了一夜。


天蒙蒙亮,她好不容易把自己挪到了沙发上,扶墙站了起来。


那一瞬间,一个强烈的念头闪现出来:离婚,一定要离婚!刘杏芳轻轻走进儿子房间,孩子还在酣睡,她眼泪
夺眶而出。


刘杏芳去卫生间化了妆,还用几缕头发遮盖了额头部分的一小块淤血。刘杏芳背包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