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小说  »  黄巾与活佛与淫妇
黄巾与活佛与淫妇

        魏晋南北朝,山西太原村,月黑风高时寒风卷起了落叶,也卷起了雪花┅对路边的乞丐来说,寒风带来了可怕的信号,今年冬天,将是很难过的了。

对经商的老板来说,寒风带来了发财的信息,年关将至了,快把应节礼品排上货架吧。

对太原村的『百花楼』来说,寒风带来了不幸的消息:一个客人和一位姑娘双双死在房中了!

『百花楼』是太原村最有名的妓院,每天迎来送往的客人多达上百位,那银子可是白花花地像流水般滚进来,从客人的口袋中滚入了老  的口袋中。

『百花楼』的姑娘少说也有七、八十位,个个貌美如花,温柔体贴,嘴上的功夫和床上的功夫都是第一流的。

因此,开业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次客人不满意的事情,人人开心而来,尽兴而返,使得『百花楼』好客的名气无脚而走,中原一带的豪客们,无不以一亲『百花楼』香泽为一大快事,纷纷来到太原。

可是,偏偏今天发生了倒霉的事,一下子就死了两个人,其中一位是妓女,倒也还罢了,死的那位客人却是大有来头。

这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皇上的亲叔叔!

皇叔死在『百花楼』!这是滔天大罪啊!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恐怕『百花楼』上至老板,下至看门的,全都要被大卸八块了!

因此,尽管老  被这个消息吓得魂不附体,却能当机立断,把出事的房间封锁,不准走漏一点风声。

当然,老  再精明,始终是妇道人家,这种大命案,实在不是她们能处理的,她立刻把薛道声请来了。

薛道声是太原村最有名的捕头,年纪轻轻,却已经侦破了三十四宗案件。

薛道声常来『百花楼』,每次他来,老  都不收他的钱,这份人情算一算也已经不小,所以老  才会把他找来。

听说死了皇叔,薛道声吓得头都白了。

这桩血案如果曝光,恐怕不仅『百花楼』的人都要处死,连太原村大大小小官员全都要受到牵连。

轻则撤职,重则充军,甚至自己这个捕头也难辞其咎。

走入出事的房间,两具尸体都陈列在床上,薛道声掀开覆盖尸体的白布一看,两具尸体赤条条一丝不挂,身上却没有任何伤痕。

「奇怪,他们两人不是被谋杀的?」

「对啊!」老  愁眉苦脸:「我们百花楼的保安是有名的,数十名的保镖日夜不停守候,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出过事情┅」「你们是怎样发现皇叔之死的呢?」「皇叔一到我们百花缕,我就特别小心,生怕出事,因为皇叔都是微服出访,不带卫士,所以我特别安排两名顶尖保镖,暗中保护。」「那麽,是谁发现尸体的呢?」「就是那两个保镖啊,他们发现皇叔和小娟进了房间之後,足足两个时辰後没有动静,这才偷偷在窗纸口戳个小洞,往内一窥┅」两具尸体,一丝不挂,皇叔已六十多岁了,又乾又瘦,非常难看。

那个小娟,大概只有十七八岁,虽然是死尸,却依然美丽动人,高高的胸脯,黑黑的毛,看得薛道声一阵心动。

「薛捕头,老人家容易得马上风,皇叔会不会也是在云雨之时突然中风而死呢?」「不可能。」薛道声连连摇头:「如果是马上风而死,那麽该只有皇叔一  人死才对啊!为甚麽这个小娟也会死去呢?而且她死得也颇安祥啊!」「对啊!这件事可奇怪了!」老  忧心忡忡:「薛捕头,这件事到底怎麽办啊?」「这样吧,我来检查一下尸体,可能他们中了甚麽奇怪的毒药,你们都出去。」古代没有专业的法医,检验尸体的工作往往由捕快们兼任。

薛道声自居捕头、他的法医知识在当时也是首屈一指的,他开始验尸了。

一具又乾又瘦的老男人尸体,另一具是春意盎然的少女尸体,薛道声毫不考虑,先验这一具。

小娟的脸庞是蛋形的,皮肤嫩白细腻,张睛闭着,长长黑黑的眼睫毛微微翘着。

她的两片嘴唇好像两片蒂露的花瓣,微凹的嘴角边,隐约挂着一丝儿笑意┅「好像还活着┅」薛道声喃喃自语。

他曾经跟小娟有过数次肌肤之亲,小娟在床上的放荡淫叫,真的是令人销魂蚀骨。

据说她的叫床声,连百花楼内的妓女听了都会脸红┅「难怪皇叔指定要她,小娟真的是百花楼第一淫妇,就连她死了,仍还让我硬了起来┅」薛道声身为捕快,成年跟尸体打交道,从来也没想到,一具女尸竟然使他心跳,使他脸红,甚至使他膨胀超来┅白玉般的乳峰,触手冰凉,证明她的确是死尸,但是薛道声却陶醉地抚摸着┅光滑的肌肤,坚挺的乳头,依然是那麽迷人,彷佛其中包含着无比的少女魅力┅他浑然忘我地抚摸着,就像以前他们二人在床上云雨之时一样┅平坦的小腹,完全没有脂肪,一直向下凹去,在最低的地方,有一丘小土坟┅「想不到她真的要葬身土坟了┅」薛道声的手指轻轻梳着土坟顶上的青草,这是他与小娟调情时,最喜欢做的动作┅往日,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小娟就发出令别的妓女脸红的叫床声┅现在,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再也不会叫床了,薛道声不由得伤心地叹息了一声:

「小娟,我一定要查出你的死亡原因┅」

他收拾了悲伤的心情,开始检查了小娟的尸体,从头检查到脚,都查不出任何可疑之处:小娟全身没有中毒的痕迹,也没有突然发病的症状,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了,留下一个谜团「究竟哪处疏漏了?」薛道声思忖着,突然想到,小娟身上唯一未检查的,是她的私处┅「会不会破案关键就在这?」他急忙蹲了下来,伸手抓住小娟的双脚,缓缓地分开,虽然是尸体,小娟的全身仍然很柔软,好像她活的时後一样柔软┅可爱的小山洞,依然红嫣嫣,依然那麽青翠欲滴┅薛道声看看这个熟悉的山洞,心中更是感慨万分,这是住日他曾经多次畅游过的山洞,洞中奇妙的风景曾经给他无穷的快乐┅山洞依然是无限风光,非常诱人┅「既没有中毒,也不像急病,更看不见谋杀的痕迹,她究竟是怎样死的呢?」薛道声坐在椅子上,苦苦思索着┅皇叔的尸体又乾又瘦,宾在讨人厌,可是,身为执法人员,他不得不动手检查皇叔的尸体。

跟小捐一样,皇叔之尸体也没有任何痕迹,不管是暴病或者是谋段,甚麽都没有┅「奇怪,雨个人都一起死去,应该是中毒的可能性最大┅」想到这里,薛道声取出一根银针,刺入皇叔体中,拨出来一看,仍然血淋淋┅「血液尚未变色,证明没有中毒啊!」薛道声看着皇叔的尸体,心中更加纳闷。

而最使他奇怪的是,皇叔虽然死了,他那根家伙却依然直立着。

又瘦又小,但即是挺立着。

「可见小娟的魅力有多大?连皇叔这样的老家伙都能挺立不倒┅」他情不自禁看看小娟的山洞,又看看皇叔的棍子,想到皇叔的棍子曾经伸入他心爱的山洞,薛道声心中境是五味翻腾┅「伸入山洞?」他突然来了一阵灵感:「小娟的全身都检查过了,唯一没有检查的就是她的山洞内!」他注视着那十分诱人的山洞,一颗心『砰砰』直跳,难道小娟致死的原因就在这洞内┅「真的那麽巧?真的那麽玄?」他反覆思考,下不了决定。

因为他把小娟当成自己情人,而不是当成一个娼妓。

所以,对於女性最神圣的山洞,他真的不随意去触碰,更不用说伸入了┅「可是,万一死亡原因就在其中呢?那我不就很对不起小娟吗?」他内心激烈斗争了好久,最後,捕头的责任感终於促使他做成了决定,他向老  讨了三枝香,点燃之後,向小娟的尸体拜了三拜。

「小娟,如果你死後有灵,就请宽恕我对你的冒犯吧!」他插好香,特别洗了手,然後将他的手指插入了山洞内、南北朝的时代还没发明塑胶手套,否则他一定会使用的。手指缓缓推进,山道依然那麽狭窄,那麽紧┅旧地重游,他彷佛听见小娟疯狂的叫床。

突然,他的手指接触了一种东西!不是肌肉的感觉!

「在她的洞内,除了肉,不可能还有别的东西啊!」薛道声小心翼翼用手指从各个方向去试探那东西,最後终於确定,那是一块布!

「女人的山洞内,怎能会有一块布呢?」

他的心剧烈地跳着:「看起来,我可能已经接触到她死亡的真相了!」手指轻巧地勾住那块布,缓缓地向外勾出来,途中也曾脱了几次,但是最後还是成功了山洞的狭窄的洞口,露出一小角黄色的丝巾。

他用两恨手指拈住黄色丝巾,向外抽了出来。

黄丝巾并不大块,由於在洞中被水浸泡过,已经皱成一团。

薛道声小心地把丝巾摊开在桌面上,丝巾是长方形,上面用红色朱砂写着一些奇怪的文字。

「好像甚麽符咒一样!」薛道声看不懂这古怪的文字:「可是这条巾决不会无缘无故塞到小娟山洞中的,它肯定是破案的关键!」薛道声於是交代老  将案发现场的房间锁了起来,反正现在正是冬天,大雪纷飞,太原的气温很低,尸体保存一两天不会有问题。

他赶回衙门,召集所有捕快,请大家研究那古怪的文字,结果没有一个捕快认识。

他又拿着丝巾遍访了太原城内数个最有学问的老夫子,老夫子们也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文字。

薛道声望着丝巾,发愁了。

明知道这是破案关键,却看不透古怪文字的意义,真是急煞人。

幸亏有个老夫子介绍了他的老师袁老夫子。

薛道声骄着马,在大雪中飞驰了一百多里,找到隐居雪山中的袁老夫子。

「这是西藏密宗的符咒,」袁老夫子把黄丝巾看了数遍,终於做出了判断。

「那麽这丝巾上的文字是甚麽意思呢?」薛道声大喜,以为可以解开破案之谜了。

「密宗符咒,我也看不憧。」袁老夫子连连摇头。

「甚麽?您也不懂?」薛道声整个人呆了

「不过,有一个人可以看懂符咒,袁老夫子热心地指点着:「他就是密宗的释情活佛!」「那又有甚麽用呢?」薛道声不耐烦:「我不可能跑到西藏去问活佛啊!」「不,释情活佛就住在太原城内!」大雪纷飞,薛道声又骑着马赶回太原城,一进城门,那匹骏马就倒地死了!

他顾不得一切,撒开双腿,就在雪地中狂跑着,一直跑到一座破庙前。

庙前,有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手中拿着竹帚正在扫雪┅「姑娘,麻烦你向活佛通报一声,捕头薛道声求见。」少女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打且着薛道  。

「姑娘,你快快通报啊!」薛道声急得心如火烧。

少女嫣然一笑:「我就是释情活佛!」

「甚麽?」薛道声吃惊得眼珠几乎掉下来!

活佛不仅不是男的,不仅是个女的,而且是个十七八岁的天真活泼的少女!

活佛,在一般人想像中,应该是个男的,而眼前这位偏偏是个女的。

活佛,在一般人想像中,应该都是年老的,而眼前这位偏偏是个年少的。

活佛,一般都是表情严肃,一本正经的,而眼前这位却是活蹦乱跳┅一句话,这位少女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活佛的样子,形象是一位邻家的小妹妹。

可是她却偏偏自称是『释情活佛』。

薛道声打量了她半天,终於想通了一件事情,他笑着摸摸少女的头说:「好了,小姑娘,别开玩笑了,赶快叫你师父出来吧。」少女两颗乌黑的大眼珠滴溜溜直转,笑着说:「你真的不相信我是活佛?」薛道声望着少女:「小姑娘,我求求你,不要玩了,麻烦你啦  通报一下活佛好不好?」「你这个人真奇怪,」少女有些娇嗔:「我已经跟你说了,我就是活佛,你为甚麽不相信人呢?」「好!既然你说你是活佛!活佛应该无所不知,你又知道甚麽呢?」少女注视着微微有些生气的薛道声,她的眼睛闪闪发光,她缓缓举起双手,手上一串佛珠彷佛鲜血的一般红。

少女数着佛珠,神情顿时严啸起来。

薛道声看着她这刻的样子,心中也不由有些狐疑:「看她煞有介事的样子,难道她真的是活佛?」少女仰头望着天空,神情肃穆,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  见她一张白嫩的脸变得红通通,彷佛大充血。

她手上佛珠转动得越来越快速,最後完全橡飞轮一般┅在少女的头顶上,缓缓地冒出了一股白烟,冉冉上升┅薛道声目瞪口呆。

少女彷佛站在一个蒸笼中,全身散发出白色的烟雾,这种神奇的景象使得薛道声看傻了「你是为了两条人命而来。」少女突然冒出了这麽一句。

「甚麽?你┅你真的猜到了?」

「我不是猜到,我是看到!」

「看到?」薛道声莫名其妙:「你看到甚麽?」「在城内东侧,一座豪华的绣阁中,我看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活佛!她真的是活佛!」薛道声心中佩服得不得了:「我完全没有说明来意,她已经知道百花楼的命案了?」想到这裹,薛道声立刻跪了下来,连连叩头:「活佛饶罪,请恕弟子刚才冒犯。请问活佛,您能看到过去吗?」看到过去,也就是看到命案发生的过程,薛道声身为捕头,最关心的当然是破案擒凶。

活佛没回答,她仍然闭着眼睛,身上散发出来的白烟更加浓郁了┅「我看到一位年老的男人┅」「他就是当今圣上的皇叔!」「啊!他开始脱去衣服了!」少女突然有些羞涩地轻声叫了起来:「他连裤子都脱了,他想干甚麽?」「他想干甚麽?」薛道声不禁愕然。他如何向这个情空初开,或许是末开的少女说清楚呢?

「唉哟,好丑!好丑!好可怕!」

活佛虽然闭着眼睛,脸上却像看到一幕春宫似的泛起了两朵红云┅「甚麽好可怕?」薛道声紧张地追问,他猜到活佛一定是看到杀人的凶手了。

「那个老皇叔居然┅居然┅拿出了一根筷子呀┅」「他拿筷子干嘛?」薛道声一时也愣住了,难道皇叔用筷子来杀人?

「不是真筷子啦!」活佛害羞地说。

「假筷子?」薛道声更糊涂了。筷子是用竹子做的,便宜得不能再便宜了,假筷子又是用甚麽做的呢?

「唉呀,你这个人怎麽那麽呆嘛!」活佛娇羞地用脚跺着:「假筷子,当然是用┅肉做的啊!」薛道声顿时醒悟了!活佛说的原来是皇叔那玩意儿,但是,他还有些不大明白。

「活佛,那是男人的东西,应该称为棍子比较恰当。你说是筷子,我当然不可能联想到那东西去了。」「粗的东西才叫棍子啊!」活佛调皮地一笑:「可是皇叔那东西太细了,就像一根筷子,据听到的一些传言,皇叔生性风流,不问朝政,到处拈花惹草,後来得了一场大病,从此那东西就成了『筷子』了┅」薛道声想到『筷子』的形状,不由得捧腹大笑。

活佛也受了他的感染,丢下佛珠,捂着